本帖最后由 熊目烧饭 于 编辑

三星期女友

(一)重遇

失恋是一件伤痛的事,为了逃避伤痛,有人会用工作麻醉自己、有的会用酒

精、有的会随手找个代替品,去填补那种心中的空洞感。

六年的初恋终于画上了句号,我意志消沉到极点,在这种状态下,工作常常

出错,最后当然落得被老板开除掉的结果。夜幕下的静寂更令我回忆起以往的总

总,所以每晚定必到酒吧去买醉,直到早上才回家,这样的日子持续着,直至有

天清晨的一个电话。

“喂……”宿醉关系,头一直在刺痛着。

“喂!薪~~你还在睡?”

“喔……俊贤?哎……现在是什么时间?”

“都早上八时啦!”俊贤不耐烦的说

“呀……靠!这么早打来干吗?我才刚回来耶~~”

“臭小子!你忘了吗?今天我表妹Jenny回来的日子!”

“呀?今天是23号了吗?”

“就是啦!你快给我死起来!几个月前就约好接她机,你竟然给我忘了!”

“哎……抱歉呀,你三十分后钟开车来吧~~”

Jenny是俊贤的表妹,小时候她一直很爱黏着我玩,由于移民的关系在

九岁就离开香港到英国去,但一直都有保持着连络,就这样过了十年,时间过得

真是快耶!

俊贤准时到我家楼下等着。

“哗~~才不见你一个多月,怎样搞成这样呀?”

“没所谓啦~~”

“你这样不行哦!头发不打理,胡子又不剃。”

“这是性格你懂不懂?开车啦!”

到达机场入口大堂,等待Jenny出来其间,我到附近的自动贩卖机买了

杯热咖啡,正在品尝着那份苦涩的香味时,冷不防有人从后跃到我背上来,背部

传来一阵软软的触感,告知我是个女的。

手上的咖啡差点溅到手上来,正要怒骂对方的不是,甫转身却看到一名上身

穿着黑色松身毛衣,下身配以蓝色窄脚牛仔裤的少女,虽然穿着一身松身毛衣,

但完全掩盖不住她那骄人的身材,依我估计最少也有34D的尺寸。少女正展现

着甜美的笑容看着我,心想我认识这样可爱而且好身材的少女吗?

“喂!看到眼都不转,你想对我表妹怎样?”俊贤拍打我的脑勺说。

“呵……Jenny?真是认不出来哦!哈哈……”我说。

“当然啦!都十年了,薪哥也变好多。”Jenny打量着我。

“是吗?哈哈……”我抓着头上的乱草说。

“今次回来香港多久?”我问。

“如无意外,应该约三星期多。”Jenny说。

“先回家再聊吧,晚上到KTV为表妹洗尘。”俊贤说。

“好呀!在那边好久没唱K了。”

“好!举脚赞成。”我说。

“你这酒鬼当然好啦!”俊贤挖苦我说

当晚我们一行四人,我、俊贤、Jenny以及俊贤的女友一同到尖沙咀的

KTV唱K,在边唱边聊下大家都喝了好多。以前有人说过不快乐的人想醉是很

难醉的,不知道是不是这原因,喝了那么多我完全没有半分醉意,俊贤和他女友

还可以,可是Jenny已完全不行。

俊贤说差不多要回家,突然Jenny说要上洗手间,一个箭步就冲出去。

结帐后俊贤和女友先去取车,而我则在房里等候Jenny,数分钟后依然不见

她,担心之下到洗手间找,怎知在洗手间附近的空房里看到Jenny卧睡在椅

子上。

“Jenny……起来啦!回家了~~”我轻拍着她说。

“喔……”Jenny勉强站起来,才走了几步就向前仆去,我二话不说从

后抱着她,可是双手抓到软软的东西,原来是Jenny的胸部,手上传来的触

感比之前光看的还要大。

“嘻……薪哥……坏坏……偷摸人家……”

“哎!你个死小孩,谁有空偷摸你?快起来啦!”

Jenny转身整个人压到我上面来说:“谁是小孩!我19岁啦!”

我最怕照顾喝醉的人,就是像这样有理也说不清:“是是是,不是小孩……

快起来吧!”说时迟那时快,Jenny一口吻向我,最想不到的是她用着和年

龄不相称的吻技。

“薪哥,我在表哥处知道你的事了……”Jenny用怜悯的眼神看我,手

轻抚我的脸说:“你看你现在多憔悴。”

“你喝醉了,起来吧!”

“不依!我不依呀!”她撒娇时那双柔软而有丰满的胸部在我胸口上不断推

搡着。说实在,没冲动是骗人的啦,可能由于一直都把她看成妹妹,现在总是有

一份乱伦的感觉。

“起来啦~~”我用力把她推开并揪起来。

“呜……薪哥,你讨厌Jenny了,你不爱我了?”Jenny哭说。

“没有啦!乖,不哭不哭……我爱Jenny~~”我摸着她的头说。

“呜……真的?那……”Jenny合起眼睛,露出索吻的表情,我心想:

‘天啊!你这样戏弄我!’

为了赶快带Jenny出去,只好满足她的心愿,才刚一吻上去,她就把我

推倒在旁边的椅子上:“薪哥喜欢我,我要当薪哥的女人。”她说着便跨到我身

上来。

“等一下呀……这是KTV耶!不如回家先吧?”我想出骗她回家的方法。

“外国才没人理会……”

突然房门打开,有一群年青人在服务生带领下来到房间,可是Jenny继

续在我身上摸索着,我把Jenny狠狠地拉开,一把手揪起她勉强走出房门。

甫一出门就遇上俊贤,幸好服务生到来,不然再发展下去给俊贤看到,一定把我

杀了。

我们一起把Jenny揪到上到车上,放到车上不久Jenny就睡得死死

的没有再闹下去,而俊贤先把我送回家。

“薪,明天有空吗?”

“班又不用上,闲得是,有什么事吗?”

“我突然有点事要早上回店,不能陪表妹去海洋公园,不知你可不可以代劳

呢?”

“喔……好呀!没问题,明天她起来再通知我呀!”

“好的,电联。”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