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liin 于 编辑

内容简介:

他从小生活在一个全是女子的门派,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身为男人的方面觉醒,美艳师傅,清纯师姐妹,富家千金,成熟少妇,迷人母亲,各种亲属……尽收身边,看一位洪荒少年如何携着众美笑傲天下,一步一步攀登上世界最高峰。

纯粹的YY爽文,激情,热血!

各位多多支持,卫道士勿进!

契子

混沌初始,盘古开天,让天地万物得以生存;鸿钧合道,让天道得以圆满;女娲造人,让人类出现在了洪荒大陆中;轩辕黄帝带领着人类教会了人类修炼,这让弱小的人类能够在这危机四伏的洪荒大陆上得以生存。

但人类能够很好地生存后,人的劣根性展现了出来,到处都是争斗,到处都是杀戮。

洪荒绝谷,是洪荒四大绝地之一,传闻上古时期,两位大神在这里打斗,那一战打得是天昏地暗,最后把这里的空间都打碎了,两人直接在那混沌中继续打斗,最后都没了踪影,虽也不知道,他们谁赢了,但这个地方却变成了一片绝地,时不时的有空间乱流从这经过,有时更有混沌中的各种神兽由空间裂缝进入此地,但不知怎么回事,那些神兽都从来没有走出来过,而曾经也有许多大能者进入此地,想知道怎么回事,但他们却再也没有出来过,久而久之,这里就变成了一片绝地。

今天,平时没有人烟的绝地却变得非常热闹,绝地入口前,一个英俊的白衣男子,手拿着一柄剑,但衣服上却沾满了鲜血,后方,一群人围着他,为首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看着白衣男子表面上非常和蔼的说道:“傲天,把那藏宝图交出来吧,虽然宝藏里有成圣的契机,但你却没命去享受,你把它交出来,看在我们以前的交情上,我一定放你走。”他说道那成神的契机时,眼神中闪现出一片贪婪。

那白衣男子也非常的有骨气,对着他不屑地说道:“呸!罗天,你死了这份心吧,我就是把它毁了,也不会交给你,我后悔当初怎么没看清你的真面目,还引你为知己,想与你一同分享这份藏宝图,却不知你的狼子野心,我不会把它交给你的。”

这罗天听他这么说,感到非常气恼,对着他说道:“那你不要怪我不念兄弟情谊了,都给我上,杀了他,也要拿到那份藏宝图。”

傲天听他这么说,知道他一定会致自己于死地,索性就向绝地里面飞去,宁愿死也不会给他,不然他这种人成圣了,世界上又要增添更多的杀戮,然后他就消失在绝谷中,而罗天也没有得到他想要的藏宝图。

洪荒末期,成圣契机出现,每个人都为那一丝成圣的契机而打斗,最后致使圣人之间也展开了大战,这一战彻底把洪荒大陆打碎,这是天道苏醒,鸿钧道人收取了那丝契机,制止了圣人大战,各位圣人也陷入了沉睡,而且那些大法力的能人也躲过了这次劫难,在各处隐秘地地方沉睡着,等待下一次契机的出现。

母女同床

在花雪薇的安慰下,莫星雅终于平静了下来,然后昊天几人开始收拾起来,到了现在,莫天云的葬礼算是完全结束了,当天下午,就收拾好了一切,花雪薇母女把莫天云的骨灰葬在了莫氏家族的坟墓,站在墓碑前,昊天看着墓碑上莫天云的遗照,低声道:“莫伯父,你就放心吧,我一全会把雪薇和星雅照顾得很好的!”

两女都有些悲从中来,特别是莫星雅,直到现在,她才觉得自己的父亲是真的永远离开她了,一时间哭得昏天黑地,花雪薇也不禁被她引得流出了眼泪,昊天安慰了好久才算停止下来。

三人回到莫府时天已经很黑了,昊天打发哭累了的两女先去休息,而自己则在莫府里转了转,过了一会儿,他回到了房间,当他回到房间时,想到莫天云的葬礼已经完了,自己明天也要离开了,今天晚上是最后的机会让花雪薇母女俩同床,这样也好打破她心中的隔阂,想着昊天就出了房间来到花雪薇的房门前,他轻轻的推了一下门,房门并没有锁,一下子就推开了,昊天心中一喜,看来花雪薇也想在自己呆在莫府的最后一晚上享受一下鱼水之欢的乐趣。

昊天进了花雪薇的房间,此时的花雪薇正坐在床头上,双臂抱膝,不知在想着什么。

昊天走了过去,在她身边坐下,轻轻将她抱进怀里,问道:“想什么呢?”

花雪薇并没有惊讶,她好像知道昊天晚上要来的样子,她轻轻地动了动身子,让自己更舒服得靠在昊天的怀中,柔声道:“我在想,我们刚刚在一起就要分开,这些天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过呢。”

昊天笑道:“去了司徒府你就知道了,她们都很好的,也会很欢迎你们,到时候你们一定会很开心的。”

“她们真的会欢迎我吗?毕竟我已经是一个有女儿的人了。”

花雪薇并没有惊讶,想来是莫星雅早已告诉了她司徒府的事情,只是她心中还有些担心。“当然会!”

昊天保证道:“她们都很期盼能多几个姐妹的,而且她们中也有好几对母女,总之,你到了以后就知道了,她们一定会把你当亲姐妹一样看待的。”

“嗯。”

花雪薇应了一声,用力得把自己往昊天怀里挤了挤,呼吸有些急促起来,昊天见此,也知道花雪薇动情了,而且昊天心中的欲火也升了起来,他笑道:“想不到你竟然变成荡妇了,怎么?是不是昨晚被我插上瘾了?”

花雪薇此刻就是想要昊天占有自己,而且越粗暴越好,于是道:“是啊,只是被你插了一次,我就离不开你的大鸡巴了,来吧,占有我,用最粗暴的方式,用你最大的力气,插我这个荡妇吧。”

昊天此时也明白了花雪薇的用意,她是想用这种方式,在疯狂中彻底得和过去做个了断,从此一心一意得做自己的小女人,当下不再犹豫,猛得抱起她,将她放倒在床上,双手抓住她的衣服,猛得撕了下来,然后分开她那双浑圆修长的美腿,贴了上去。

花雪薇此时已经很湿了,根本用不着做什么前戏,昊天一手握着自己的鸡巴,一手分开她的两片大阴唇,用最大的力道,猛得一挺,粗大的鸡巴尽桶没入她紧凑温暖的骚穴里。

“哦!”

花雪薇被昊天插得爽叫了一声,催促道:“好夫君,用力,用力地插我!”

昊天双手握住她一对大奶子,腰部像上装上了发动机,以一个极高的速度大幅度得抽插着,花雪薇今天似乎也非常激动,放下了一切的矜持,忘情得大叫着,穴里的淫水也大量的涌出来,随着昊天不断的抽插被带出穴外,在二人身体的撞击下变成了泡沫状。

昊天干得性起,将她的身体翻了一下,让她趴跪在床上,自己从后面疯狂地抽插着,小腹把她雪白的大屁股都撞得有些发红了。

一连两次高潮后,花雪薇才稍微平静下来,制止了昊天继续动作,让昊天平躺下来,她坐起身来,握住因沾满了自己的淫水而变得滑溜溜的鸡巴快速套弄着,媚笑道:“相公,你的鸡巴真是太好了,好想时刻都把它带在身上。”

昊天笑道:“是想每天都把它插在穴里吧?”

“那又怎么样?”

花雪薇白了他一眼:“我就不信会有女人被你上过之后会不想把它一直插在穴里的。”

说完她低下头,在红红的龟头上亲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双腿分开跨在昊天身上,握住鸡巴顶在自己穴眼上,慢慢的坐了下来。

双目有些痴迷得看着昊天粗长的鸡巴一点点没入自己穴里,直至尽根插入,花雪薇抬起头来,笑道:“夫君,你不许动哦,刚才一直是你干我了,现在我也要干你一次!”

说着双手按在昊天胸膛上,大屁股开始大力起坐。

昊天微笑着伸出双手,在她跳跃不已的大奶子上把玩着,偶而用力往上顶一下,每次都能把花雪薇插得浪叫一声。

直到花雪薇又泄了一次,累得没了一点力气,昊天才再一次化为主动,用最原始的姿势狂干起来,让庞然大物在她的蜜穴甬道中上下翻飞,带出的春水花蜜弄湿了床单,用力地左旋右磨,最后更把龙头再撞上她娇嫩的花蕊上。

全身最敏感的花蕊再次受到猛烈的撞击,让花雪薇全身泛起一种玫瑰般的艳红色,手腿都在空中狂舞,蜜穴中涌出了一波又一波的液体,昊天承受着那一波又一波地冲击,看了一下身下已经无力再承欢的花雪薇,只好把他的庞然大物深深地顶住她的花蕊,让它一张一合地咬着他的龙头。

如潮的快感传遍他们两人的身体,本就已经达到高潮的花雪薇在刹那间被这种无与伦比的快感给淹没了,泄出一波又一波地液体,从一个高潮的顶端达到另一个高潮的顶端,连魂魄也好像飞了出去,飞到他带给她的极乐世界中去。

昊天也感到无比的快乐,花雪薇的花蕊对着他的龙头又吸又咬,且传出一股吸力,似要把他的阳精给吸出来似的,昊天想起她已经无力再承受他的怜爱,忙再使劲地顶住她的花蕊,让那种畅美的感觉千百倍地增强。

“我的天……我飞……到天上了……”

花雪薇被这几下无可抗拒的快感给冲击地昏了过去,满脸都是高潮后的幸福模样,他敢说若让她带着这种快乐死去,她也是乐意的。

即使她已经昏迷了,但花雪薇的花蕊仍然咬住昊天的龙头不放,开合的速度明显地加快,终于在他们两个人的合力中,让庞然大物的龙头涨大了,然后是一阵猛烈的喷发,深深地射入她的花蕊中。

“我的天……我又活过来了……”

受到昊天最后刺激的花雪薇在还没有享受完飞入天国的快感时,又被他的阳精给救活了来,让她禁不住又是一阵高潮。

昊天将仍然未软的庞然大物抽出来,看了一下花雪薇,她全身泛红,四肢大张,无力地躺倒床上,受他摧残过后的蜜穴甬道还在汩汩地流出白色的液体,外面的芳草地则全被春水花蜜湿得沾在腿间,露出隐隐约约的蜜穴甬道和后面的菊花,两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嘴中喃喃地不知道在念些什么。

昊天一手伸进她那结实地臀部,轻轻拉开一个小孔,将一个手指头伸进去,慢慢地挑逗着。花雪薇感到双腿间一阵发软,一股温热的液体迅速流了出来,忙将双腿紧闭,双手更加死命地搂着他。

昊天笑道:“雪薇,我抱你过去星雅的卧室里面去,好不好?”

说着同时,他伸进花雪薇蜜穴的手指快速地扣挖起来,不时还捏着一粒小圆豆似的东西轻揉慢捻,另一只手则依然不慌不忙趁机在她身上轻轻地抚摸着。

花雪薇被昊天一捏那粒小圆豆,突然全身一颤,嘴里本来要对昊天说的话立刻变成了‘嗯嗯啊啊’的呻吟声,双手也不停地在他身上游走,直到碰到他的庞然大物,才用双手握住它,轻轻地按摩着。

昊天惊喜地发现这个小豆豆原来如此有用,连忙再捏了几下,果然不几下,花雪薇连站都站不住了,全身酸软的瘫在他怀里,他笑呵呵地坐到床沿,让她的身子躺在床上,头则枕在他的大腿上,继续扣挖着。

花雪薇呻吟道:“好相公啊,不要再挖了,受不了了,啊啊啊,再挖就又要来了啊。”

突然她一低头,张嘴含住了昊天的庞然大物,用牙齿轻轻地咬磨着。

昊天一声呻吟,好舒服啊,感受着花雪薇柔软的嘴唇一张一翕,他硕大的龙头立刻开始有点痒麻的感觉,手上不知不觉的停了下来。

发现昊天的反应花雪薇立刻加快攻势,柔软的小香舌来回不停地扫在龙头上,小嘴不停地又吸又咬,同时双手握住他的炮身不断地揉搓,差点让他爽得飞上天去。

昊天心中大喜,心中的欢喜立刻反映到了庞然大物上,本就硕大无朋的庞然大物立刻涨大至花雪薇的小嘴已经再无法含下的地步,但她仍然张大小嘴,努力地吮吸着,更用手将庞然大物深深地送到自己喉咙的深处,用那里的紧窄给他剧烈的摩擦,让他似乎觉得自己已经将她的喉咙给插破了。

昊天忍不住将花雪薇的小嘴当成蜜穴甬道抽插起来,立刻让本就已经颇为气闷的她立刻喘不气来,连忙将庞然大物褪了出来,他看着庞然大物和她的小嘴之间还有一丝唾液相连,昊天哈哈一笑,抱起花雪薇,将庞然大物对准她的蜜穴,一使劲,粗长的长枪势如破竹般冲过所有的阻碍,一举深入到那只有他深入过的子宫中。

“我的天啊……好粗啊……好深啊……”

花雪薇再次被昊天的冲击给震撼住了,仿佛失了魂般,紧紧地抱住他,让他能够更加地深入,昊天不由感叹起女人身体的奇妙了,明明不能承受他如此粗壮的庞然大物,竟然还能努力地迎后着他。

昊天抱着花雪薇躺倒床上,用自己的身体压住了她,没有动作只是让庞然大物尽量深地深入,花雪薇的身体被他压得无法动弹,但那种深入的感觉却已经传遍了她的全身,昊天还是觉得不够深入,其实他的粗长庞然大物已经全根尽没了,但他还觉得能够再深入的,瞅了一下周围的东西,欣喜地发现了一个枕头,忙将它垫在花雪薇的身下,让她的臀部高高地耸起。

这一下花雪薇立刻受不了,哭喊道:“好相公啊……你插得太深了……已经插穿了……哎呀……穿了啊……”

昊天忙将庞然大物提出来,让她稍微休息一下,等她回过点劲,庞然大物猛得尽根而入,花雪薇立刻两眼翻白,身体不受控制的搂紧了他,口中嗯啊地喊道:“啊……”

昊天见她似乎已经能够受到了如此的深入,再不保留,狠狠地将庞然大物提到洞口再狠狠地插进去,硕大的龙头始终保持留在子宫中,只是粗长的枪身来回的摩擦她的子宫口,巨大的刺激很快就让花雪薇达到了高潮,她的双手在空中乱摆,两只小脚也在空中乱踢,而臀部却拼命的向上迎合着他给予她的致命一击。

昊天感受到了花雪薇身体的抽搐,用尽自己的力气狠命地插了进去,用他那鸡蛋般大的龙头重重地撞击在她那娇嫩的子宫壁上,然后停在那里不停地左旋右磨,花雪薇大叫一声,在空中挥舞的双手和双脚都像是没了力气般软在床上,小穴一吸一缩的,仿佛在吸吮着他那无比粗壮的庞然大物,子宫中涌出一堆液体将他的庞然大物向外推去。

昊天猛吸口气,让庞然大物在那滚滚地洪流中猛地跳了两跳,再涨大一点,如中流抵柱般硬是将洪流给堵在了子宫中,然后小幅度的轻抽慢插,让硬挺的龙头上的棱角不停地摩擦着子宫壁,捣得嫩肉似乎一陷一陷的。

花雪薇再次又难以制止地大叫起来,身体的抽搐有增无减,在他的庞然大物的摩擦和洪流倒卷所产生的快感完全地给淹没了,“相公啊……你怎么……这么……厉……害……啊……”

昊天停住不动,让坚挺的庞然大物深深地矗立在花雪薇的子宫深处,笑道:“怎么样?很舒服吧。”花雪薇的身体又抽搐了好大一会儿,才仿佛从那如潮的快感中稍微回复了点神智,紧紧地搂着他,心醉神迷的道:“那是当然,你这又粗又长又烫的宝贝啊,哪个女人能受到了你呢。”

昊天笑道:“雪薇你一个人也承受不了,我抱着你到星雅卧室里去吧,好不好?”

说着昊天则大力地挺动了一下,让她再也说不出话来,再奋力地冲刺起来。

花雪薇还想说什么,可被昊天的庞然大物一插,到嘴边的话立刻变成了嗯嗯啊啊地声音,什么也听不出来了。

昊天看着身下很快就再次攀上高潮的花雪薇,然后轻轻抱起仿佛没有体重的她,用自己的庞然大物去撑起她的身体,同时还一顿一顿的,让粗壮的庞然大物即使在他走路的时候也没有停止对她的摩擦,随手打开门,进了莫星雅的卧室。

“我的天啊……啊……啊……啊……又来了啊……”

花雪薇已经泄得近乎神智不清,除了只知道身体一直有一根难以想像的庞然大物外,哪里还能分辨自己到底是身在床上,还是被他抱在空中进行着抽插,泄得一塌胡涂时,已经被他抱进了那间屋中。

莫星雅的房间就在花雪薇的隔壁,所以隔壁房间传来的淫声笑语她听得非常地清楚,此时的莫星雅已被昊天和自己母亲的性爱挑逗起了欲望,突然看见昊天抱着一丝不挂的母亲走了进来,那庞然大物还在她的身体内不断的抽插着,莫星雅有些羞涩,昊天也不顾莫星雅的羞涩,下身使劲地顶了两下怀中的花雪薇,让她再次达到高潮之后,才将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的她放到莫星雅的床上,然后抽出庞然大物,让她高高地耸立在莫星雅的眼前。

莫星雅虽然羞涩,但是她已被昊天与花雪薇的春宫挑起了情欲,现在急需要昊天的安慰。昊天看见莫星雅那满是情欲的眼神,他淫笑了一声,然大力地揽住莫星雅那细细的腰肢,双手用力将她纤弱的身子举起来,庞然大物对准她的穴口,双手一松,同时臀部用力地向上一顶。

“啊……你顶到花心里了……”

莫星雅被昊天这无比勇猛地一击给顶得舒爽无比,蜜穴甬道中那股巨大的充实感让她不由自主地呻吟了起来,两只小手也激动地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了,只在他身后挥舞着,两条腿更是紧紧地夹住了他的腰。

昊天感到自己那粗壮的庞然大物势如破竹般直插到莫星雅的花蕊里去,深深地陷入一团软软地肉中,那紧窄的美穴甬道紧紧地箍住他的庞然大物,那种细嫩的感觉非是任何语言能形容万一,原本涨得有些生痛的庞然大物给这么一箍,简直爽到不知人间何世。

莫星雅趴在他肩头,细细地娇喘着,轻声道:“快来,相公,用你那宝贝狠狠地插到我的蜜穴甬道中吧,用它将我的蜜穴甬道干穿,用它让我泄死吧,能死在这样的肉棒下,也是不枉此生了。”

昊天嘿嘿笑道:“放心吧,星雅,保证你会欲仙欲死的,今天你要是不泄个十次,我以后都不来干你了。”

说完将她顶到墙上,大力地运动腰身,让莫星雅的身子真正仅靠庞然大物地力量被支撑起来。

每一次的插入都深深地插进莫星雅那敏感的子宫中,带得她的身子也似乎被他给挤到进到墙里一般,更别说他粗大的庞然大物更是几乎把她的蜜穴甬道都几乎给洞穿了,每一次的抽出都仍然把龙头留在莫星雅的子宫中,只将炮身抽出一小截,但由于庞然大物是如此的粗大,仍然带得她鲜红的嫩肉露了出来,而龙头上的硬棱被幼小的子宫口给挡住,无法出来,所以那大力地抽出更是几乎把她的子宫也像是给带了出来。

莫星雅虽然已经和昊天做了多次爱,但如此粗壮的庞然大物即便是淫娃荡妇也是承爱不了,更何况她如此纤细地腰肢,几下之后,便像是身体都被他的庞然大物给洞穿了,也不管母亲花雪薇就在旁边,大声地叫喊起来。

“我的天啊……你……怎么会如此大的……夫君……你好厉害……我这辈子都……离不开你啊……啊……啊……”

叫了几下之后,那种巨大的快感传遍了她的全身,让她在全身颤抖中,不由自主地狂泄不止。

昊天毫不理会,继续让那粗大的庞然大物进行活塞运动,仍然是每一次深深地插入都像是要把莫星雅的蜜穴甬道给插穿,每一次勇猛地抽出都像是要把她的子宫给带出来,子宫被强烈摩擦地感觉再次传遍全身,让她几下颤抖之后,又泄了一回身子。

昊天再次深深地进入她,才停了下来,让她歇口气,不然真的可能就这样让她快乐地死去,但即使这样,由于他的粗大,所有泄出来的液体都被他的庞然大物给狠狠地顶了回去,在莫星雅体内形成了一个漩涡,给她更大的摩擦,而那股液体的激荡当然也带给他绝妙的享受,让他庞然大物涨得更加粗大,把她的子宫给撑得好像已经和蜜穴甬道一样大了。

莫星雅受不了这样大的冲击,再次惊叫一声之后,趴在他身上,细细地娇喘着轻声道:“好相公,你真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夫君,这种感觉真是太美了。”

“星雅,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居然说出这样的话,羞死人了。”

昊天回头一看,竟然是被他给带上九天极乐的花雪薇终于醒过来了,花雪薇感到非常尴尬,都怪自己被欲火冲昏了头,竟然让自己处在如此尴尬的场面中。

莫星雅偷偷地给昊天使了个眼色,叫他上前干花雪薇,轻声道:“我们母女俩以后就可以一起伺候你了。”

“相公……星雅……你……你们……这样……啊……不行……”

本就一心渴待着被昊天尽情开采,虽是羞人但体内的渴望却愈发逢勃,还没用昊天动手,幽谷之中已是一片泥泞,加上两人手段都高明,薄纱睡衣更是没有一点遮掩的可能,花雪薇只觉胸中一窒,莫星雅芊芊玉手已抚上身来,时而隔着纱裳轻揉重捏,火辣地把玩着她的玉峰,时而勾手撩衣,将她娇嫩丰腴的肌肤置于手中轻抚蜜怜,饱挺雪臀、玉腿纤腰,更是逃不过昊天大手的搔弄。

听花雪薇娇声哀恳,仿佛甚是难受,旁边的莫星雅看着母亲花雪薇眉扬眼荡、颊红肤润,显然甚是享受,薄纱映着身上微微的汗光,说不出的春光明媚,见花雪薇嘴上哀怜,娇躯却似正盛放着的鲜花,在两人的肉体接触中火热地绽放,即便身上还有些推拒,却连推拒阻抗之间,都透出无比销魂的媚态,弄得正把玩着她肉体的昊天晕晕忽忽,即便明知莫星雅在旁窥视,仍是精锐尽出,尽情地疼惜着花雪薇的身子,莫星雅不由涌起一丝微妒,上下其手在花雪薇身上抚摩揉搓不停。母女俩在床上扭成了一团,肉致光光的景象让昊天眼界大开。

昊天笑了笑,如此姿势之下,自己有着很好的机会。他伸手轻轻撑住花雪薇充满热力的纤腰,让她腰臀微微后后,一边舌头轻吐,就在眼前花雪薇那水光泛滥的幽谷口是如此可爱,入鼻尽是情欲缠绵的香气,昊天不由爱不释手的舔了起来,还一边伸手扶住花雪薇的纤腰,绝不让她她有逃脱的机会,只舐得花雪薇姣好的裸躯阵阵抖颤,似是不堪昊天如此火辣的口舌刺激,偏生已全然开发的成熟恫体,早被方才的几番云雨诱起了淫兴,已忍不住想要亲身上阵被昊天蹂躏了。

此刻在昊天的口舌动作之下,她是既想逃又舍不得,一边扭着腰,让幽谷若即若离地在他嘴上滑动,一边搂着女儿莫星雅,两女口舌交缠愈发炽热。花雪薇口鼻之间咿唔阵阵,似哭似笑、如泣如诉,她的身子正当火热,偏偏渴望的幽谷却只能承受口舌那灵巧却难深入的疼爱,即便谷口不住张合,将体内汨汨泉水排挤出来,被昊天一边热吻、一边畅饮,谷口处的滋味说不出的快活,可较之以往被他尽情深入,把她的所有酥痒处全盘占据,此刻的滋味只能算是一般而已。

昊天看花雪薇和莫星雅母女两人雪白的胴体挤在一起,好像一片白雪似的,两个肉洞也几乎贴在了一起,心中的欲火又升了起来,哪里还忍得住,上前按住花雪薇的身子让母女俩的身体完全地结合在一起,挺起那粗大无比的庞然大物对准她的蜜穴甬道,一插到底。

花雪薇哪会想到他突然上来,一插到底,强烈的快感立刻让她的身子软了下去,口中“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连下面的莫星雅由于两穴位置极近,也受到了他粗壮的庞然大物的刺激,叫了起来,昊天心中突然无比兴奋,大力地插动了起来,而且由于长时间没有射精而有些疲软的庞然大物这时因为重回那温暖的销魂窝而涨得更加粗大,已经可以同时和两个蜜穴甬道摩擦了。

花雪薇本来还想责备他,可是庞然大物一插进来,她的躯体就软得不能动弹,心中只是大叫好舒服,粗壮的庞然大物给予她的刺激是以前所没有的,而身下女儿莫星雅的晃动则更加让她娇嫩的蜜穴甬道受到难以想像的摩擦,只是几下,她就要泄了。花雪薇的羞意减了不少,可幽谷被昊天的庞然大物充实着,眼前又有女儿莫星雅似笑非笑地非礼着自己,比之方才的交欢又多了一重刺激。

莫星雅虽是心中渴望,却不能不忍;可花雪薇正自神销魂畅的脸蛋儿又在眼前,口舌交缠之间无比投入,显而易见的是花雪薇幽谷之中昊天的庞然大物,是怎么样发挥着令女人神魂颠倒、身心俱失的淫威,看得莫星雅打从心底热了起来,幽谷口虽被吻的火热,却更显得幽谷深处空虚渴望,弄得她芳心混乱难安,只能将眼前的母亲花雪薇吻得更紧更深,虽说吻的愈深愈浓,愈觉子宫里头空虚难耐,但此时此刻,也只能聊胜于无。

唇舌缠舔之间淫味催情,加上幽谷里昊天的庞然大物如此火热,灼得花雪薇眼儿也迷了,口干舌噪的她与女儿莫星雅缠绵深吻,互相探索着对方口中的香氛,更重要的是莫星雅口中那庞然大物的余味,充满了男女交欢的味道,心神的震荡比之淫药更加勾人,舒服的花雪薇不由扭了起来,本该无力的柳腰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在昊天身上旋磨不休,哪处酸痒便让那处磨上火烫的庞然大物,偏生摩挲之间酸痒虽化为悦乐,可别处却又不曲自主地痒了起来.弄得花雪薇柳腰不住旋转套动,怎也难休,幽谷里头那深刻强烈的刺激,令花雪薇身心俱入销魂之境,一开始时难免稚嫩,还只是哪处痒便磨上哪处,同时被莫星雅肆行轻薄,上下雨张嘴都被火辣的淫欲挑逗充实着。

莫星雅则更是不济,昊天的庞然大物由于并没有直接插入她的肉中,但那份深深地摩擦让她的欲火升到了极点,只想扭动身子好迎接他的庞然大物,而她一扭动,和母亲花雪薇的美穴甬道一摩擦,则又让她的欲火越升越高,只好更加不安地扭动,结果是仅仅靠他庞然大物的几下轻磨,就让她魂飞天外,丢到了不知道哪个空间。

感觉庞然大物被花雪薇充满弹性的窄紧幽谷不住缩紧吮吸,知道她也已到了尽头,今夜的她泄得特别畅快,格外需要男性的灌溉调和补身,是以昊天也不再紧守了。

他轻轻咬啮着莫星雅挺起的小蒂,舌头滑动之间,舐得莫星雅连声娇吟,舒服得就要泄身,一边挺动腰身,深深探进花雪薇花蕊当中,剌得花雪薇阴精大泄,等到身上的两女同时娇吟喘叫……

昊天则是感觉到异常的快感,同时和两个美穴甬道摩擦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就好像两只小嘴在一起亲你似的,让他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让花雪薇同意和他们一块做这种“众乐乐”的美事。

心中快感一起,昊天插得更加快了,只见一只无比粗长的庞然大物在两个几乎紧贴在一起的美穴甬道中上下翻飞,就好像小鸡啄米似的,一上一下,两只美穴甬道的细肉翻进翻出,白色的爱液随着他的动作不停在两个蜜穴甬道中流动,令他更加兴奋无比,庞然大物也涨得更为粗长。

“啊……好相公你快停啊……我受不了……以后就让你和我们母女俩一起做爱行了吧……快插死我吧……啊……又来了……你的鸡巴又涨大了……哎呀……又大了……该射了吧……我又来了……”

花雪薇心中已经再也想不到其它的念头,只盼望昊天带给她另外一波的快感,哪里还记得什么女儿莫星雅。

“啊……好……真好……相公……你……厉害……真厉害……又要来了……要泄了……啊……不要……不要抽出来啊……”

见昊天的庞然大物突然从花雪薇的蜜穴甬道中抽出,莫星雅几乎已经快疯了,哭泣道。

昊天哈哈一笑,奋力将庞然大物再向前插去,却不是插向两人的任何一个蜜穴甬道,而是两穴中间的地方,让她们两人滑嫩的肌肤来充当摩擦的美穴甬道。

花雪薇和莫星雅两人叫得更加响了,摩擦虽然没有直接插入那么强烈,但彼此间的摩擦却由于蜜穴甬道的面积而加深了。昊天感到这一番动作又有不同,两个的肌肤,一个细如沙,一个凝似脂,一起摩擦开来,两边不同的感觉让他的庞然大物猛然一涨,达到了临界点。

他大吼一声,再用力地一插,喊道:“雪薇,星雅,我们一起飞吧。”

然后喷出了生命的精华,花雪薇和莫星雅在昊天的最后一击下,和那强如子弹的快速袭击中,终于双双再次达到了高潮,泄得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