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国际会展中心扩建,石门路自去年年底以来开始拆迁,再加上本人身体不允许和工作繁忙,我将近有三、四个月没长途奔袭去那里找情况了。4月14日那天,合肥下着蒙蒙小雨,由于前一天干了通宵麻将,这天我没有上班,而是跟朋友在浴场睡了一晚。醒来,急切要去石门路看看。路程太远只好坐公交车了,但是到了地点一看,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路北的旅馆已经一搬而空,断壁残垣处有数台推土机在工作。加上下雨,原来红袖招招、人声鼎沸的石门路,连个行人都难以见到。几个老鸨模样的人蹲在黑漆漆的民房前,看到了我们也不打招呼。我和朋友大为诧异,这与去年年底、今年年初的景象相差太远啊!来到我们经常去玩的那家,还好店仍然在,但是黑灯瞎火的,推门进去喊了几声,一个五短身材、眉目凶恶的中年女人应声走了出来,也不是原来熟悉的那个秀气、干净的老板娘。我和朋友对视一眼,都是无比的失望。我说:“快找两个小姐来。”老板娘说:“现在小姐不多,我将我家两个喊出来给你们看看?”我问她家的小姐叫什么名字(这地方大部分的小姐我都认识),她说叫“莹莹”和“雯雯”,我说:“不要,一个那么老,一个服务差,从外面叫两个!”老板娘出去了,叫来一个她称为年轻的小姐,我一看,忍住了没吐,问道:“还有一个呢?”谁知道老板娘莫名其妙地生气了:“那就没有了!算了,不用看了!另外一个还没这个漂亮!”我“靠”了一声,和朋友愤愤出了门。我们看到路斜对面的几家店开着门,门外老鸨很热情地招呼着路人。看来对面没拆迁情况要好一些,不似这边门可罗雀。于是我们走了过去。一个比较精干的老太太喊住了我们:“进来,有小的……”果真还有小的?我们进了她的店。她说:“是喊年纪大点的还是小点的?小的是学生,要贵一些,80块钱。”我说:“你看我们这么年轻,会要大的吗?80就80!”心里虽然不满坐地起价,但是也没办法了。她说:“小的都在后面房间里,我去喊!”过了一分多钟,喊过来两个妹妹。我一看,果真比对面的年轻不少,但是根本没有老太太说的“学生”的气质!我说“换!”老太太屁颠屁颠带走了她们。这次喊过来的一个,个子高挑,还带了一些廉价首饰,有点象旁边职业学校的学生了,朋友看中了,就先带上了楼。过一会,又过来一高一矮两个妹妹,我一看长相,的确比较幼嫩,于是犹豫了一下,说道:“还有其她的吗?换换……”两个女孩一听,转身就出了门。老太太在我耳边轻轻说:“那个小个刚开包没几天,年龄小的你都不敢相信!服务好的很!”这句话是个致命诱惑,我马上表态:“把那小的喊回来!”小的妹妹回来了,拿了卫生纸,带我上楼。到了房间里面,就着灯光一看,觉得长相也还好,额头还留有几缕流海,显出几分学妹的青涩。我习惯先聊聊的,但是她一上来就脱衣服,往被子里一钻,说:“冷死了!冷死了!”我也只好脱了衣服,睡在她旁边。本以为如果真的是学生的话,可能不会太主动,这正好适合我的,因为我喜欢含蓄一些的妹妹。可是,我刚躺下她的手就伸过来了,摸我的小弟弟。我让她先把上身衣服脱了,她说冷,只是将衣服拉了起来,让我可以摸到她乳房。我伸手过去握住她的奶子,不大,一手抓着还有余,但是皮肤很好,滑滑的乳白色,看了一下奶头,带着粉红。小弟弟这时候就开始翘了,我搂着她的腰,开始亲她的脸颊,她似乎很不习惯,躲避了一下之后就不动了。我手伸到她的阴部,触手可及的是柔柔的一缕绒毛,可能是我的手有些冷的缘故,也可能是有些痒,她夹紧了腿,将我的食指留在肉缝之中。两片温润、柔软的肉包围着我的手指,让我相信她真的是开包不久的小丫头。这时候,小弟弟已经极度膨胀了,她给我戴上套子,示意我骑了上去。一直到这时候,我都是比较满意的,但不满意的接踵而来。我将小弟弟对准她的肉缝插了进去,里面很干、但是很暖和,也比较紧,她就开始假呻吟了。我并没有急着动,而是将她的上衣拉得更高了一些,左手摸着她的一只奶子,嘴巴往另一只奶子凑过去,想一亲芳泽,谁知道她却用手抵着我的胸部,让我无法够到她粉红的乳头。我心里不爽,将嘴巴凑上她的颈部,她不自然地扭了一下脖子。看来,也许是初经人事的小女孩,还不习惯男人的爱抚吧?我这样安慰了自己,开始抽插起来。她眼睛闭着,呻吟的声音大了起来。我抽动的速度不快,但是幅度很大,感觉她的阴道不深,狠命插下去的时候,龟头似乎碰到了柔软的什么东西。我已很长时间没做了,尤其是很长时间没有跟小女孩做了,按理遇到这样阴道紧窄的妹妹,几经抽插是有可能把持不住的,但是毕竟以前锻炼的深厚功底,我搞了几分钟后,就停了下来不再抽动,想通过说话、爱抚等动作来转移一下注意力。但是我刚停下来,她就喊道“使劲呀!使劲呀”,我想偷吻他的乳房,却又没有成功,她用双手的两个手指捏着乳头了。我有些郁闷,只好低头做起了活塞运动了。又抽动了几分钟,感觉有些累了(毕竟很久没锻炼过呀),她一见我停下来,又喊“使劲!使劲呀”,我对她的机车行为颇为不满了,斥责了一句“催什么呀!”她说:“最近查得很严,快点搞出来!”这里的机车小姐大多都以这个借口来催促顾客的,我虽然知道她的把戏,但是有点索然寡味了,也不想再慢下去细细品味。这就好比你打定注意来品尝美食,但坐到桌前却接到老板一个电话“快点吃了,跟我一起出差去”,什么兴味都没有了。于是我机械地抽插起来,几分钟后一泄如注。我很喜欢射完后将小弟弟泡在妹妹阴道里一会的,这是一种品尝和回味。但是她感觉我射出来了后,将我胸部一推,自己屁股往后一缩,使得我的小弟弟从引导中滑了出来,然后也不管我,也不给我清理,就自顾自地穿起了衣服。我明白,今天是遇到一个彻头彻尾的机车女了,于是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她说:“干吗啊?”我说:“下次再来找你啊,知道你名字就可以点你做了。”她说:“叫小芳。”“小芳”,我她妈的是记住这个名字了,下次再来这里的时候,我就首先声明:“不要找小芳!”不对,可能没有下次了!出门跟朋友交流了一下,发现他比我更惨,连奶子都没给摸,别说亲吻脸颊等亲密动作了。老板娘告诉他,现在晚上12点以后就没有小姐了,想包夜根本不可能。他慨叹道:“今天我们来错了啊!”我说:“主要是现在没小姐了,就这几个年轻的,还她妈的拽了!以前一百多个小姐,相互有竞争,自然会涌现一些先进个人的!”朋友笑了一声,算是对我这句幽默的奖赏,然后我们坐车回到了市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