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Draco 于 编辑
 
我向来反对乱伦的行为,这也不是一篇乱伦的文章,只是一件很好笑、又带
 
点香艳的事。
 
? ?我和妹妹的感情非常好,由於我们相差十岁,在我年少不懂事时,妹妹还太
 
小;而等她开始发育、渐渐有女性魅力时,我却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有自己的世
 
界。因此,我们之间从来没有各位爱看的那种不正常关系,我也不曾有过非份之
 
想,毕竟是自己疼爱的妹妹,总是为她的终身幸福打算。
 
? ???父母在我国中时就离婚了,由於家计的关系,妈妈晚上必须上夜班,就由我
 
来带妹妹。更因为这样,我照顾她的责任感更加强烈,我也就有点「兄兼父职」
 
的味道。她也和我无话不谈,包括她暗恋哪个男孩子、内衣穿不下了这种事,她
 
都会找我商量,甚至她初次来潮的卫生棉都还是我去帮她买的。
 
想想时间也过得真快,今年她已经高中毕业了,而这事是发生在一年前的暑
 
假。
 
这天我下班回家,妹妹马上从房间里跑出来,脸上的神色很紧张,两眼又有
 
点红红的。我一看就觉得事情不对,忙问:「怎麽了?」她摇摇头,跑回了房间
 
里。
 
我换下衣服,到她房门口敲敲门:「○○,你没事吧?」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把门打开,拉着我的手臂把我拖进了她房里。她坐到床
 
上,我坐在她书桌前,静静等她说出到底发生什麽事。
 
沉默了良久,她咬咬牙,问了我一个令人讶异的问题:「哥,你有没有自慰
 
过?」
 
我楞了一楞,不知该怎麽回答:「为什麽问这个?」
 
她没有回答,只是追问:「有没有嘛?」
 
「咳!」我迟疑着,但想想她的困难可能是跟这有关的,所以还是要回答一
 
个让她宽心的答案:「这种行为是很正常的呀!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难免会有
 
过这种经验的。」
 
她果然放心多了,脸上的表情轻松了一点。又沉默了一会儿,她才小小声地
 
说:「哥,人家有一个橡皮擦拿不出来啦!你帮人家想想办法。」
 
我一时没会意过来,什麽橡皮擦拿不出来?......
 
不会吧!!!和前面的对话连在一起,我才被想通的事实吓一大跳:「哇!
 
你、你......」
 
其实这种事时有所闻,每个产科医生多少都遇过这样的病历,应该不算什麽
 
严重的事。没想到她会搞出这种事,回过神来後反而觉得暗暗好笑。
 
「你把橡皮擦放进去了?」我没有取笑她或骂她,只是正经地跟她说。
 
「嗯。」她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不会痛吗?」
 
她摇摇头。
 
「以後你老公误以为你不是处女怎麽办啊?」
 
「到时候再说啦!现在先帮我拿出来啦!」她开始着急,讲话的语气好像快
 
哭了。
 
说的也是,得先把这事解决了。
 
「好啦!换个衣服,哥哥带你去看医生。」
 
「不要!不要!」她摀着脸:「太丢脸了啦!」
 
我说好说歹的,想要说服她去看医生,无奈她就是不肯。最後,我只好吓吓
 
她:「你不肯我也没办法罗!那就把橡皮擦留在里面,让它烂掉好了。」
 
她望着我,眼波闪动,竟然啜泣了起来。
 
我一时心软,上前去搂着她:「好啦好啦!哥另外帮你想办法。」
 
她已经很久没有在我面前哭了,小时候那些温馨的画面再度浮上心头。她抬
 
头看着我,红扑扑的脸蛋,长长的睫毛上犹带着几滴眼泪,真是个小美人。
 
「真的?」
 
「真的啦!」我用手抹去她脸上的泪珠。
 
她把头靠在我胸前,我摸摸她的头发,就像她小时候每次哭了,我哄得她破
 
涕为笑之後那样。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实,我心中暗叫不妙。我要「帮」她?怎
 
麽帮?妹妹早已不是小孩子了!
 
「我就知道哥一定会有办法的。」
 
我呆望着她,那明眸皓齿的可爱脸蛋,一脸信任的神情。玲珑有致的身段包
 
裹在居家的连身裙里,露出修长的双腿、细致的脚踝......我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来,躺下来。」
 
她柔顺地服从我的引导,在她的床上躺下,我则在理性与兽性冲突之下,缓
 
缓把她的裙摆拉至腰际。我的心狂跳至每分钟一百五十次,比第一次脱下女友的
 
内裤时还要剧烈。
 
可能是刚才她曾试着自行「处理」,里面并没有穿内裤。已经七、八年没有
 
看过妹妹的XX了,过去只不过是一条尿尿用的小肉缝,现在已发展成一幅旖旎
 
的风光。
 
红红的花瓣,包覆着深红的花蕊,令我几乎忍不住想嚐一口。以前光溜溜的
 
下体,现在也长出浓密的杂草来,阴毛的面积不大,但是很长,而且不是很卷,
 
看起来好像小孩的头发。
 
妹妹当然也很不好意思,把头别到一旁去。我把她的腿拱起并分开,就像孕
 
妇要生产时那样,妹妹的小穴整个暴露出来。不知是因为里面有个橡皮擦,还是
 
因为她在我面前露出自己的重要部位,小穴因兴奋而稍微地充血,看起来更像是
 
即将绽放的花朵。这时我心乱如麻,赶紧闭上眼睛,开始用力地想——到底怎麽
 
把那块橡皮擦取出。
 
写到这里,请各位朋友一起来动动脑筋,该怎麽样帮我妹妹把橡皮擦拿出来
 
呢?(我一共试了三种方法才成功的。)
 
妹妹的糗事(2)
 
由於心情太激动了,跟本无法思考。我要她先等一下,走到房门外,才喘了
 
一口大气。我把指甲剪一剪,手洗乾净,然後准备了手电筒和一些卫生纸。这时
 
心情也冷静了一些,在心中安慰一下自己,是为了帮助她,并不是乱来,内心的
 
罪恶感稍减,於是深呼吸了几下,再度进到她的房间。
 
妹妹还是躺在床上,看到我进来了,她自动将裙摆拉到腰际,两腿分开,恢
 
复刚才的姿势。我注意一下她的表情,但见她紧闭双眼、皱着眉头,好像是要面
 
对什麽恐怖的事一样,真是可爱极了。
 
好!接下来该做正经的了。想到这一步,心跳又开始控制不住地狂飙。我跪
 
在床前,两眼凝视着妹妹的「妹妹」,一面伸出微微发颤的右手......
 
「啊!」在我的手一接触到她那个部位时,她竟然大声叫了出来,吓了我一
 
大跳,连忙把手收回。
 
「怎麽啦?」我忙问。
 
「哥......」其实我也觉得这是自然反应,没什麽事的。她可能也是没什麽话
 
好说,顿了半天居然冒出一句:「......你要温柔点喔!」
 
「他妈的!我是在帮你想办法耶!你不要想歪了好不好?」她这句话正和自
 
己心中的坏念头相呼应,我有点被拆穿的气恼。
 
「人家没有想歪啦......」大概是她对自己说出这话也感到不妥,赶紧提出澄
 
清:「可是那里......第一次让男生碰嘛!叫你小心一点不对吗?」
 
「谁说是第一次的?你小时候我帮你嘘完尿,每次都要帮你擦,早就不知道
 
碰过几百次了!哈哈哈!」讲到这里,我忍不住笑出来。
 
她也噗哧一声笑了,同时伸手把脸掩着。一时之间,房里的气氛已不那麽尴
 
尬。
 
我再次伸出手。这回她看起比较轻松了些,我自己也是。但在我的手接触到
 
她阴唇时,她的身体和我的心中还是同时震了一震。
 
我用两根手指将她的阴道口分开,左手拿起手电筒往里头照。然而她的阴道
 
是闭合的,看不到里面的情形,我只好把手指再伸进去一些些,从里面一点的位
 
置把「她」撑开,从手指之间的缝隙,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蓝色的物体,分辨不出
 
有多大,大约距离洞口四、五公分左右。
 
在我注意力集中在橡皮擦上的同时,「长江东逝水」却滚滚而来,扰乱了我
 
的思绪。我抬头望了望她,她面色红润,闭着眼睛,好像还微微喘着气。
 
既然已到了这个地步,好吧!长痛不如短痛,就一股作气把它拿出来好了,
 
以免节外生枝。我的两兄弟(食指和中指啦)深入到橡皮擦的位置,企图把它挖
 
出。
 
然而这根本行不通,虽然妹妹已经被她自己「破身」了,但毕竟还是缺乏经
 
验的少女,里头紧得不得了,不但无法张开手指挟住滑溜的橡皮擦,反而还不慎
 
将它往内推进了一点点。
 
「喔~嗯~」我奋力嚐试的这个过程,却使得她轻轻呻吟起来。我的手指在
 
她湿滑温暖的阴道中抽插着,还不时翻转蠕动,不仅是她受不了,我也感觉到自
 
己呼吸浊重、头晕目眩。
 
在确知这个方法失败後,我赶紧把手指抽出来,上面已经沾满了妹妹的分泌
 
物。我用卫生纸把它擦乾,也帮妹妹稍微擦拭一下她那泛滥成灾的小穴。
 
「拿不出来呢!」我告诉她。
 
瞧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她脑袋中所想的,似乎已不是在担心这个了。
 
「嗯,你还没回来之前,我自己就已经试过了。」
 
「试过了怎麽不先跟我讲?」
 
「说不定你拿得出来呀!」
 
其实我知道自己潜意识里暗自庆幸她没有先讲,但基於心中所强烈维系的道
 
德观,不愿去面对这种心情而已。至於她是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去探讨,宁愿
 
相信不是就好了。
 
用手指之所以拿不出来,是因为里面太窄,容不下两根手指这般庞然大物。
 
既然如此,我用细小的工具应该就可以成功了吧?我於是到厨房里去拿了一双筷
 
子,用筷子伸进去把它夹出来。为了不伤害妹妹的柔嫩的阴道内壁,我特地挑选
 
了那双表面圆滑的白色塑胶筷,并且把它洗乾净。那双筷子本来是她自己吃饭用
 
的,现在用在她自己身上可能比较会习惯吧!
 
她看到我拿了她的筷子,笑骂道:「你拿那双筷子,我以後不敢用它来吃饭
 
了。」
 
「你自己不用要给谁用?」
 
「妈不知道,就给妈用好了。」
 
「你怎麽这麽不孝?没关系,我们把它拿来当备用的,以後有客人来家里吃
 
饭的话,就拿那双筷子给他用好了。」
 
「不行!用完我要收起来!」
 
闹了一阵,工作还是得继续。我一言不发地上前把她的两脚打开,再度分开
 
她的阴道口,将筷子探入。
 
为了怕伤到她,我的动作非常小心。然而里面实在太紧,我发现一只手实在
 
没办法操作,只好找她帮忙了。
 
我停下动作,抬头对她说:「○○,你自己来把你的......那里分开好吗?」
 
她坐起来,红着脸,用两手将自己的阴唇往两边掰开。我两手分别持着两根
 
筷子,先将筷子往两旁张,分别沿着阴道壁钻入橡皮擦的侧面。
 
我原先预期这样可以挟住橡皮擦,然後往外一抽就出来了。可是那块橡皮擦
 
的表面已经沾满了妹妹的润滑液,怎麽挟都会滑掉。我又试了几次,结果还是一
 
直不行。
 
我抬头看她一眼,没想到她那时也正在看着我,我们俩目光一接触,马上各
 
自移开。我看她的表情十分怪异。我想,虽然我们很亲,但无论如何这对她而言
 
还是一件很羞耻的事。刚才她躺着自可把脸转开,但现在既然要她帮忙,她非得
 
面对我,睁着眼睛看着我拿工具进出她私秘的地方。
 
想到这一点,我的心情又开始激动起来,赶紧说话转移注意力:「好像还是
 
不行耶!」
 
「啊?」苹果般的脸上,立即变了色。
 
我左思右想,实在是没辄了:「我看我们还是去看医生,好不好?」
 
妹妹闻言好像又要哭了:「你再想想看有没有别的办法嘛!」泪珠已在眼眶
 
里打转。看她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儿,简直像我是要把她推入火坑似的,我也没
 
有再逼她了。
 
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打电话给一位国中同学,听说她在某妇产科担任护
 
士。
 
好久没连络了,开口向她问这样的问题实在蛮尴尬的。而且为了顾全妹妹的
 
面子,我并没有告诉她是谁发生了这样的情形,她可能以为我是和女朋友玩得太
 
过火,心中正在偷笑也说不定。
 
但在听完她告诉我的办法後,感觉比问她这种问题更尴尬十倍。
 
在我把同学的话转告给妹妹之後,妹妹脸上的那副表情,我到今天想起来都
 
还会忍不住想笑。
 
妹妹的糗事(3)
 
听完我的说明後,我们对坐着,一阵静默。
 
良久,妹妹一言不发,跑进浴室去,里面传来莲蓬头冲水的声音。我仍坐在
 
她房内发呆,考虑着待会儿是否真要照我同学的建议做。
 
以护理人员的角度,她当然建议到医院去,利用医院的真空吸引器或一些小
 
道具可以轻易取出阴道内的异物。但如果要DIY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但切
 
忌用手指去掏,否则只会愈推愈深。可以把手指从肛门插进去,然後隔着阴道壁
 
将异物推出即可。
 
(各位这下可以想见我的尴尬和妹妹脸上的表情了。)
 
其实已没有我考虑的余地了,因为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更何况妹妹
 
都已经主动到浴室去洗屁屁了,可见她宁可让我挖屁屁也不愿去看医生的决心。
 
看来我也只好尊重同学的专业。
 
我开始坐立难安,脑海中一直幻想着等一下的情形。妹妹小的时候,我最讨
 
厌的苦差就是在帮她换尿布时要处理她的大便,还要帮她擦屁股。曾几何时,那
 
个小菊洞已离我远去,帮她处理屎尿的梦魇早已不复记忆。而今,在彻头彻尾地
 
探索过她那成熟的小肉穴之後,等一下更要处置那污秽的菊洞,然而,心情却完
 
全不是过去那种不得不做的不情愿,而是完全相反的......
 
就在我的思绪已不知飘到哪里去的时候,妹妹从浴室里出来了。她足足用了
 
洗一次澡的时间,下摆还沾得湿湿的。她不敢看我,只是羞赧地呆立在我面前。
 
我站起来,轻拉她的手,引导她到床上,摆出四肢着地伏着的姿势。掀起她
 
的裙摆时,我先是一楞,然後是要很忍耐才能不笑出来。原来她里面竟然又穿上
 
了一层内裤,这不是多此一举吗?罢了!她仍是这麽的清纯,惹人怜爱。
 
那是件她平日惯穿的白色学生型内裤,镶着有点土的花边,很平凡,一点都
 
不性感。然而,包裹着她美好的臀部曲线,效果却是不同。但令人发噱的是,拉
 
起她裙摆的同时竟然飘来一阵幽香,想是妹妹认为那里是个臭秽的部位,特地洒
 
上香精之类的东西,意图美化一下。
 
在我拉下她内裤的同时,她叹了一口气。我感觉到自己拉下内裤的手从她粉
 
嫩嫩的臀部肌肤上滑过的美好触感,紧接着而来的,就是那粉红带点褐色的小菊
 
洞,就这麽直接暴露在我的眼前。
 
如果我再停在那儿欣赏的话,我自知会控制不住淫秽的念头,因此要就快,
 
我毫不迟疑地伸出右手中指就往洞里钻。「噢~~」她叫着,但因为有前面的经
 
验,我这次不理会她,还是继续我的动作。
 
一不小心我发觉她已经近乎全裸地呈现在我面前。怎麽说呢?因为她是趴着
 
的,宽松的下摆内,可以清楚看见美丽的双乳。这两点由於妹在家里通常不穿胸
 
罩,平常看多了,根本不以为意,但在此时激动的心情下,感觉却和平常大大不
 
同。红艳的乳首,随着丰满的乳房摇动着,就像枝头上的水果迎风摇曳、引人摘
 
取一般,竟是那麽的诱人!
 
我忍不住伸出左手来想去触摸,幸好在半途中恢复理智而停下来,就近把左
 
手覆在她的下腹部,以掩饰刚才未完成的动作。
 
由於她肛门的括约肌一直收缩着,手指在洞外不得其门而入,我手上更加了
 
把劲。
 
「啊!」她的叫声突然变大,其实根本就是惨叫:「哥!痛~~痛!停!」
 
我赶紧住手:「○○,放轻松一点啦。」
 
「不行啦!它不听话,会不自主的用力。」
 
怎麽办呢?
 
「哥,你可不可以先帮它擦一些润滑油之类的东西?」
 
「对了!真是聪明的女孩。」我恍然大悟:「我竟然忘了这个步骤,以前的
 
......教育影片都白看了!」其实我以前看过一片A片,男女主角在肛交前,要先
 
用凡士林涂在鸡鸡上,才能顺利地插入。
 
「什麽?这个也有教育影片呀?」
 
「呃......」我打个哈哈混过去。
 
我就近找寻可用的材料,刚好妹妹书桌上放化粧品的篮子里有一罐面霜,应
 
该适用才对。
 
手指上涂了面霜後,果然稍一用力,突破了外面的关口後就顺畅地滑入。妹
 
妹并没有叫出声,但从她的括约肌一缩一缩地挤压着我的手指,我知道她正努力
 
地忍耐着。小菊洞比她的小穴紧了好几倍,因此虽然顺利,我仍很小心地步步推
 
进,终於把整只中指都插了进去。
 
我按照那个护士同学教我的,用指尖隔着直肠向阴道壁抠几下,很轻易地就
 
发现里面有异物。接着就弯曲着手指,随着手指一点一点地退出,将它一点一点
 
地顶出来。
 
「出来了!出来了!」(不要误会,我说的是橡皮擦出来了,而不是我那个
 
出来了。)橡皮擦已被我推到阴道口,很容易地就可以将它抽出。
 
这块橡皮擦是圆柱状的,怪不得筷子会挟不起来。大约如粉笔那般粗细,只
 
有不到五公分长。我这个天才老妹竟然拿这麽小的东西来自慰,才会一失手就掉
 
在里面。
 
我们两个心中都是如释重负,妹妹更是耐不住一直紧绷的情绪,咕咚一下软
 
软地趴到床上。
 
我在她身边坐下,伸手轻抚她的脸颊,本来想用右手的,伸到一半才发觉中
 
指上还油油滑滑的,连忙改用左手。我在上面轻轻捏两下,道:「看你下次还敢
 
不敢?」
 
「哎!不敢了。」她抿着嘴笑,一副全身乏力的表情。
 
我想到自己手指上滑滑的东西,除了面霜以外,恐怕还有她的......
 
「喏!你闻闻!」我把手指伸到她鼻子前,想要逗逗她。
 
没想到她躲都不躲,反而伸出手来,一把将我的中指握住。她闪动的双眸直
 
视着我,轻声道:「哥,谢谢你。」
 
我什麽都没说,只是报以微笑。除了享受彼此之间弥漫着的一股温馨之外,
 
也为了自己把持住了、没有做出踰矩的行为而庆幸着。若没有忍住而干出什麽糊
 
涂事来(我相信在刚刚的情况下,她也一定把持不住),则往後这种温情将不复
 
存在,取而代之的只有无尽的情慾纠葛和变态关系的沉沦,这就是我之所以反对
 
乱伦的原因。